萧陌吟

烟花

#双花
#黑道paro

黑墨般沉重的夜吞噬了天空,街道车水马龙,五光十色的霓虹灯闪烁得刺眼。人们衣着各异,聚在这座城市的标志性建筑物下,看大屏投出繁复杂乱的花样,嘶吼着,喊出最后的倒数,用病态的狂欢徒劳地涂抹去心中孤独与颓废。

远处,一座荒废的大楼,几乎要被溺死在这灯红酒绿中,灰暗的色调与一切格格不入,突兀地圈出一片天地。天台上,两个身影隐约倚着楼梯间坐着。

猎猎西风呼啸着横吹,他们十指相扣,注视着天边深黑与糜烂的繁华相交织。

“要开始了啊!”张佳乐扬起笑意,酒红色碎发于空中纷飞,衬得少年面容越发俊俏。

“嗯。”孙哲平褪去了平日执行任务时的戾气,神情罕见的温柔。

“5!4!3!2!1!0!”

远处传来歇斯底里的倒数声,焰火闪耀着窜上天空,在深黑的底色中迸溅出一大片绚烂的金红。人群喧闹不停,欢呼着,银绿,灿黄的烟花争先恐后,染得夜空炫光纷杂。

彩色光影投在张佳乐和孙哲平身上,张佳乐仰着头,眼底映出点点闪光的欣喜和希冀。

“真美啊!我们也能看到这样好看的景色呢。”左手不经意拂过腰间猎寻,卫衣袖子下白皙的左臂,几条伤疤痕迹触目惊心。

明明还是眉目青涩的少年,却已过早走上了这条深黑绝望的道路。

“再过几年,k市稳定后,也就不用过这种刀尖上舔血的生活了”孙哲平看着对方被烟光勾勒出好看轮廓的侧脸,轻声说。

“但有时候,还挺刺激的啊。”张佳乐笑笑,自言自语。

喷涌的焰火未停,在苍穹中华丽地泼洒出光彩。

“张佳乐。”

“干嘛?”

转头,正对上孙哲平一双笑意正浓的眼眸。他嘴角轻扬起一抹弧度。


“新年快乐。”


嘴唇相接,温热的触感带着繁花的香气氤氲于冷空中,在烟霞缤纷的夜色下,灿然绽放。




建筑高耸,灯火阑珊,车灯汇成明黄的洪流,井然有序地行驶。几年的治理,k市渐渐焕发出一个都市应有的活力。人潮涌动,笑着嚷着,看市中心大屏蓝光勾勒出钟的轮廓,指针缓缓跳动。

那栋荒废的大楼还在。老城一点点缩小,融入无尽的繁华,它却孤立着,伤疤般刺眼。

冷风卷过,扬起一阵浓郁的血腥气,在高空飘散。

张佳乐倚着楼梯间外侧水泥矮墙,黑色皮革外套随风鼓动。左手捂着腹部还在沁出血的伤口,右手紧攥猎寻。

面前是三具尸体,胸前被血染透的徽章依稀是敌方的纹样。血泊在夜色下,泛着幽幽红光。

孙哲平的手已冰冷,靠墙倒在他身旁。头部被子弹穿透,伤口深洞触目惊心。左半边脸满是已干涸的鲜血,褐黑凝滞,不再向下流淌。

张佳乐放下猎寻,颤抖地握住孙哲平的手,滚烫的泪沿脸颊滑落,晕淡手上殷红血污。生离死别,他经历得多了,原以为早已麻木,但这种撕心裂肺的痛感仍真切地,一下下,割裂着他的心房。

“我真傻,还以为金盆洗手了就不会被他们找到。”

“5!”

“你凭什么,要帮我挡子弹啊。”

“4!”

“明明……”

“3!”

“说过陪我看新年烟花的。”

“2!”

他拿出衣袋中一个小遥控器。

“1!”

毫不犹豫地按下。

“0!”

“轰!!!”

远处高楼震耳欲聋地炸响,人群惊慌逃窜,被迅速蔓延的火海淹没。烟火顿时黯然失色。蘑菇云猛地膨胀,火红的烈焰张牙舞爪,把天空染成血色。炽烫的火焰华丽残忍地翻滚,撕裂苍穹。

“孙哲平…好看吗?”张佳乐哽咽着,轻轻颤动声带。

“新年…快乐啊。”















评论

热度(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