萧陌吟

全职推理

出场人物:叶修,黄少天,韩文清,张新杰,周泽楷,江波涛,王杰希,隐藏人物。
(有一个人拥有一种超能力) 
(自动忽略年龄的bug )  
 
 兴欣,霸图,轮回,微草的小伙伴们约出去玩,蓝雨本来不想去,叶修劝了好久终于同意了。既然同意了,那就去吧。

  这是山上的一栋别墅,除了叶修和黄少天,其他人都是坐韩文清开的车来的,大家一路上有说有笑,“王队,韩队说你车技很好的,这次你怎么不开。”“不不不,都好几年没碰过了,再说,他的车谁敢开。”“你当初学车的时候,不是就用的我这老古董吗。”韩文清向王杰希瞥了一眼。“是啊,这车买了好久了。”“我说怎么有股味道,估计空调太久没用了。”江波涛说。“坐这车,没事吧。”周泽楷感觉后背一凉,打破了沉默。气氛一度十分尴尬,好在几分钟后就到目的地了,韩文清把车停在山崖边,底下是一个波光粼粼的湖。正是中午,大家准备一起去吃饭。

  没过多久,叶修和黄少天一起来了,王杰希招呼他们坐下。一贯活泼的黄少天这次反常的安静,旁边的叶修拍拍他的背,说:“少天,没事,会有消息的。”黄少天没有开口,默默点点头。江波涛问:“喻队怎么没来?”“他…他有点事,这次来不了了。”黄少天答道。“这样啊,真可惜,大家好不容易聚一次。”“是啊,没想到这边菜还挺好吃,大家多吃点。”叶修说。大家边吃边聊,很是高兴。

  “你们继续聊,我先上去休息了。”黄少天没吃多少东西,径直去了自己房间。没过多久,叶修吃完饭之后说战队还有资料要整理,也上了楼。周泽楷和江波涛去爬山看景点,王杰希,韩文清,张新杰原来就是校友(私设),这次见面他们一直聊个不停,边喝酒边叙着旧情。 没过多久,周泽楷和江波涛就回来了,他们说山上没什么好看的,打了个招呼后就回房间了。过了一会儿,张新杰喝醉睡着了,王杰希和韩文清就把他扶回了房间,自己也回去了。不知他们聊了些什么,王杰希脸色有些不对。

  到了晚上,大家准备吃完饭之后一起去山上转一转,但是韩文清一直没出现,叶修估计他还在睡觉,大家就没等他,先吃饭了。就在这时,门外走进来一个人,仔细一看是喻文州。黄少天十分激动,向队长跑去。“队长队长,你怎么来了!”“战队事忙完了,我就来了呀。”喻文州的笑容一如既往的亲切。叶修掐灭了嘴里的烟,眉头皱着,盯着喻文州没有说话。王杰希的手紧紧攥住桌边,脸色白的可怕。喻文州坐在黄少天旁边,叶修对面,和大家有说有笑。“队长这可是你最喜欢的白斩鸡,你怎么不吃呀,多吃一点多吃一点。”黄少天不停向他碗里夹菜。“行了,黄少天,再夹我都吃不完了。”喻文州说。黄少天这才停下来。

 “诶,韩队怎么还没来?”江波涛问。“说的也是,我们上去看看吧”叶修应声道。“老韩,老韩。”叶修敲了半天没有人应声。“韩队不会出什么事了吧。”江波涛有些不放心。他推开门。

 “韩,韩队死了!”江波涛面色苍白冲下楼梯,众人大惊失色。房间里弥漫着一股酒味,韩文清倒在床边,嘴唇乌紫,脖子上有一道不太明显的勒痕,已经没有了呼吸。“怎么会这样!”周泽楷捂住嘴。房间里的桌上摆着一瓶开了封的酒,两个酒杯放在旁边,一杯几乎还是满的,一杯已经空了大半,剩下的似乎有些浑浊。旁边地上有一根手机数据线,还很新,但是外面一层橡胶有些地方已经脱落了,金属导线裸露在外面。

 大家都面色凝重。王杰希说要去外面透透风,周泽楷见他状态不好,想阻拦,但他坚持说自己没事。黄少天要王杰希回来后来找他,说要谈一下战队的事。虽然还没有很晚,但其他人都回到自己房间了。

 大约过了一个小时,又出事了,周泽楷想去楼下超市买水,发现黄少天面朝下倒在楼梯上,背上插着一把匕首,一脸惊恐凝固在脸上。他惊慌失措,连忙把大家都叫了过来。叶修意识到有地方不对“王杰希怎么没来?”大家跑去他房间一看,王杰希倒在浴缸里,已经死了。“这,这是谁干的!”张新杰走上前去,想看看水有没有什么异常。“小心!”喻文州一下子拉住他。水里,只见一根眼熟的数据线一段连在充电宝上,在水里冒着火星。“难道,他是被电死的?”张新杰问。“这也不一定,充电宝没有那么强的电压。”喻文州说着指指那个破破烂烂的充电宝。靠着浴缸的一面墙上有一个可折叠置物架,螺丝已经有些松动,呈向下的斜坡状。一摸,上面还涂了一层肥皂。他们还在王杰希房间里发现了几瓶和韩文清死亡现场一种牌子的酒

 一下死了好几个人,大家心情都很沉重,回到房间怎么也睡不着。江波涛半睡半醒之间听到楼上有激烈的争吵声,想来想去不放心,就上去看看,叶修房间的门虚掩着,他从缝里看去,一个激灵清醒了。叶修抱着毫无生气的喻文州不停摇晃着,似乎是想唤醒他。

 江波涛吓得后背发凉,溜回了自己房间没有作声。过了好久,才去找了周泽楷,告诉他自己看到的东西。他们叫上张新杰,一起去了叶修房间,没想到房间里空无一人,也没看到喻文州的尸体,只是桌角在灯光映照下闪着幽幽的红光,地上散落着一本枫叶花纹的日记本。他们怀疑江波涛看错了,但江波涛坚持是亲眼看到的。这是外面突然传来一声巨响,大家下楼跑到外面一看,发现叶修死在了楼下空地上,好像是从楼上摔下来的。后面走来一个人,是喻文州,他头上有一个血糊糊的洞,江波涛吓得脸色苍白,但喻文州没有理会他们,径直走到叶修身边,握住他的手,没有任何征兆,忽然倒了下去。

 这次事件终于结束了,过了很多年,幸存的三个人也不愿提起这件事。


















哒哒哒!真相揭秘!
韩文清的车是重点,好几年前王杰希学车的时候用这辆车撞死过一个人,就是苏沐秋。苏沐秋的超能力是保持灵魂不散,灵魂体一直在车上。直到几天前,韩文清酒驾撞死了喻文州,然后把他的尸体放在了后备箱里。

江波涛闻到的味道和周泽楷后背一凉暗示后备箱的尸体和苏沐秋灵魂体在车上。

喻文州失踪后黄少天不知道他怎么样了,十分担心,叶修则知道喻文州死了,一直在安慰黄少天和岔开话题。

喻文州(苏沐秋)对黄少天的称呼是黄少天而不是少天,加上不要白斩鸡的疑点,表现出他是假的。

韩文清和王杰希喝酒的时候无意中透露了他撞了人,要把尸体扔到山崖下的湖里。王杰希知道了韩文清的秘密,害怕他酒醒了会被灭口,就拿了酒去韩文清的房间,在他的杯子里下了毒。韩文清死后王杰希就走了,叶修以为撞死苏沐秋的人是韩文清,就去了他的房间,想去报仇。他看见韩文清倒在地上,以为他喝醉了,就拿旁边的数据线勒住他的脖子,但那时韩文清已经中毒身亡了。

喻文州死亡的消息只有王杰希和韩文清知道,所以苏沐秋用喻文州的身体复活之后王杰希很害怕。他说出去透透风其实是想看汽车后备箱里喻文州的尸体在不在。叶修趁他出去,把改装过的充电宝上插上破损的数据线,放在折叠状态的置物架上,王杰希洗澡时翻开置物架,充电宝因为有肥皂,就滑到了水里,导致王杰希触电身亡。

黄少天看见了叶修进了王杰希房间,王杰希回来之后说洗完澡后就去黄少天房间,但是过了好久都没来,黄少天去王杰希房间一看,发现他死了,很害怕。就想上楼去找喻文州,一起去找叶修问个清楚。喻文州(苏沐秋)在楼梯上看见了黄少天发现了真相。为了保护叶修,他就借用安慰黄少天的机会,捅死了他。
 4. 后来喻文州去了叶修房间告诉他自己就是苏沐秋而且杀了黄少天,叶修不相信,觉得他是想套自己的话,证明自己杀了王杰希。因此跟喻文州(苏)发生了争执,过程中失手推了他,让他撞到桌角,死了。叶修发现了过程中喻文州掉了的日记本(花纹暗示身份),证明了他就是苏沐秋,自己失手杀了最心爱的人叶修悲愤欲绝,跳楼自杀。但是苏沐秋有灵魂体,又复活了。看到江波涛他们进来,就躲回了自己房间。后来发现叶修为自己而死,他失去了存在的意义,就殉情而亡,(强迫自己人死灵散)。

多么悲伤的故事

无尽

#原曲虹之间
#伞修
#双花
#林方

夜空染星辰汹涌
雨碎叹世间何匆匆
碾尽花焚伞坠皆成空
暮色无余罪相同
撕斜阳如血散殷红

再不甘夙愿终残裂入秋风
纷飞凋谢了指尖伞下的孤梦
暗流蚀尽再不见眉眼笑容
白衣血浸
黄土一抔

寒叶憔悴花朦胧
难猎得西疆绽初逢
繁花如旧耀眼人不同
希冀将灭恨几重
枪穿透血染故人眸
羁绊尘封

叹岁月如刃无情英雄迟暮
又怎奈何满身狼藉伤痕背负
无力黯然溺凡尘荣光再无
可见绚烂
已然辜负

燃荆棘光影照亮巅峰之路
堕眼底一腔愁绪念温存难触
死别亦灼痛怎料生离何苦
天涯不见
终究殊途

星耀征途

#原曲同道殊途

#全职(伪)全员填词

周:
枪响一刹云气翻滚
弹痕划空冷酷无声
血色破屏障强悍夺胜
加冕无解狙击何准

江:
心思细密波浪凝痕
善解交融彼此魔剑化刃
虽被看轻总自知任沉
无悔伴他轮回同行笑意深

翔:
天才初试耀眼锋芒刻便得斗神
少年本不羁怎懂隐忍
纵使辗转迷失过几寻棱角未钝
愿见今朝双一荣光加身

黄:
银光凌厉几分
落刃何冰冷
夜雨剑破孤城
恣意谈笑声
喻:
天资不惧化计论
股掌间帷幄得胜
喻/黄:
幻影交杂 诅咒难分

王:
诡变萤绿成森
眸眼映星辰
冰焰尽撒光阵
翻一骑绝尘
方:
白光防敌历冬春
背影已潇洒封神
王/方:
微草初繁 成原一瞬

张:
十字逆光谨慎
排失误力求精准
韩:
十年热血 铁骨铮铮


轩:
孤山夜半鬼泣不绝
辅阵瞬发亦可独当一面
四轮天舞划虚空初见
拍阵鬼影繁连环刻赴盛宴

昊:
一战以下克上声名扬驰骋疆场
初百花出世呼啸展望
砖沙飞袭技纯熟来日锐不可当
遥看未来还需吾辈去闯

乔:
怎敢思量
有朝一日也可踏上战场
未曾相忘
默默无闻如今鬼阵风光

高:
未来 也将肩负千里绿浪
终坚毅加冕为王

乐:
谁念繁花曾绽
也将热血谱
叹今缭乱再无
只寻血景枯
孙:
斩尽年少梦不复
重剑仍狂傲如初
乐/孙:
再见针锋 并肩难溯

苏:
秋至何曾言弃
青涩细雨沐
一朝流星陨落
南岭卧白骨
叶:
伏龙翔天虹如瀑
莫笑千机情意铸
苏/叶:
连胜相赠 初遇不负

林:
败岁月荣光无
今斯文何见当初
锐:
瀚海无量 勇往前路

肖:
雷霆万钧难挡
生灵尽肃杀
橙:
橙风重炮高伤
楚:
烟雨何苍茫
卢:
正年少流云渺茫
刘:
刀剑刻纷飞飘扬
许:
春至蓝桥踏雪凝霜

合(兴):
兴欣燎原千里
(轮):
轮回展锋芒
(蓝):
蓝雨蝉鸣一夏
(微):
微草染荣光
(霸):
霸图难折未肯降
(百):
百花繁再次盛放
苏:
来世不负南山冢荒

合:
荣耀起竞封王
群星闪以定四方
共绚烂刻巅峰辉煌


(无敌破坏王 梗原图)



[你有魔法长发吗?]
包子:有啊有啊!

[你有魔法的双手吗?]
方锐:呃,只有右手行吗

[小动物和你说话吗?]
苏沐橙:【看看莫凡】嗯嗯!

[曾被人下过毒吗?]
罗辑:包子给我的过期饮料???

[受过诅咒吗?]
魏琛:啧啧啧,一般都是我给别人下

[被绑架或者奴役吗?]
莫凡:……嗯

[做的事都和一个男人有关吗?]
叶修:算是吧

[你们兴欣还真是一群公主]


挑破
炫纹闪
巅峰耀眼
斗神荣光染
却邪舞吞日伴
嘉世一叶荡天下
豪龙破军盛气尽泛
见坎坷荆棘加冕为冠
孤身繁华暗只从头再来
沐烟雾缭绕睹物思怀
劝敌莫笑浪起云翻
千机诡变计难测
凭一伞定瀚海
兴欣建王朝
携共夺冠
念故人
连胜

霜雪千年 双花填词

百花绽
光影纷杂剑起绚烂
共枪响血雾弥漫
护身旁斩尽来敌
并肩荣光染

春色灿
千里赴见四月情泛
笑意览磨灭黯淡
共话这宏图一展
盛放了未来

见烟火似君意
猎寻弹光屏
百花缭乱风吹香万里
纷飞共雷鸣
碾碎凡尘散梦境

风过拂乱几许
碎发酒红衬眼眸清
指尖键盘叩击
流泻出繁华的乐曲
弹痕烈焰融冰
倾注信念亦不屈

年少棱角分明
重剑何狂傲无所惧
嗜血砥砺斩尽
清晰了纷杂的思绪
初遇一刻铭记
写下万年间繁花相期

夜色暗
不负坚守协力夺冠
灯阑珊笑语不断
随未能一举夺魁
来日仍可赶

三两载
咫尺之距终酿成憾
叹绷带空留苍白
再无力紧握碎梦
热血葬花残

望霜冷凝星辰
身旁再无人
枷锁背负彳亍双核分
伤痕化利刃
不屈执意将梦争

夜色清冷似旧
模糊了光阴缠年轮
枪响远近难分
散斑驳战场硝烟升
只见潇洒封神
背影落寞泪怎忍

满腔执念尽洒
恨一刹便能触永恒
已是遍体鳞伤
再不甘放手终冰冷
虚空湮入痛深
繁花散灰烬凋落一瞬

霸意图桂冠
背骂名从头来
义薄云天斩
终难弃逐梦不断
再见狂花绽
战场崩山爆缩闪
枪破千丈血涛散

重逢阵营已别
各自为主谈何欺骗
勉励萦绕耳边
世事难料唏嘘不绝
只叹再难并肩
情谊如旧何曾变

举世荣耀不灭
身披荣光终实夙愿
笑语恰似从前
念两人梦话一朝得圆
缭乱狼藉迸溅
镌刻下血景繁花万年

起风了 伞修填词

列车窗外雨丝细密
陌生城市盛夏染新绿
年少执意一人独行
不知何处去

恍惚撞入一眼初遇
羁绊从此系
喧闹烟雾里
指尖飞如雨
嘴角扬笑意

与君一战锋芒现
淋漓耀眼
解数尽展险然胜却
却见他面容微恼青涩笑不减

门外孤身沐轻烟
回眸忽见
伞下轻邀共住屋檐
梦始八月天 一眼囚十年

此后一剪盛夏三人为家
晨光挥洒斑驳纷杂
枪并战法 不负韶华 以梦为马

你说这未来耀眼何样
也将炫纹尽染秋霜
并肩的路 灿然始于脚下
拾一片落叶 沐冷风珍藏

转眼已是三载过去
沥尽心血苦铸千机
奈何更新推翻何易
一朝成泡影

他只轻笑挥手沐雨
从头过而已
共勉耳畔记
就这样下去
来日仍可期

本说好咫尺而别
却成永远
车灯刺眼余生幻灭
呼啸过破碎少年最后的眷恋

语忽断忙音不绝
奔逐寻遍
顷刻之间殷红肆虐
雨雾晃眼 恰若当年初见

此后盛夏无他梦碎一刹
暮色如霞风声嘶哑
坎坷风沙 独享荣华 十年戎马

一朝跌落神话谁见落差
只叹一叶也未留下
君无光耀 莫笑从头啊

伞尖绚烂舞出最美情话
千机傲世重放光华
相别难挡 情丝交杂 余温不化

少时清梦最终筑成盛夏
连胜为誓荣耀无涯
光影渺茫 十年如刹那

只如烟花一霎见盛况
封入记忆今世无双
春夏绽放 秋收冬藏 未曾相忘

几度梦中现白衣无暇
天地何苍茫难触虚妄
青春不在 你仍年少啊
南山清冷 几曾回眸吗

烟花

#双花
#黑道paro

黑墨般沉重的夜吞噬了天空,街道车水马龙,五光十色的霓虹灯闪烁得刺眼。人们衣着各异,聚在这座城市的标志性建筑物下,看大屏投出繁复杂乱的花样,嘶吼着,喊出最后的倒数,用病态的狂欢徒劳地涂抹去心中孤独与颓废。

远处,一座荒废的大楼,几乎要被溺死在这灯红酒绿中,灰暗的色调与一切格格不入,突兀地圈出一片天地。天台上,两个身影隐约倚着楼梯间坐着。

猎猎西风呼啸着横吹,他们十指相扣,注视着天边深黑与糜烂的繁华相交织。

“要开始了啊!”张佳乐扬起笑意,酒红色碎发于空中纷飞,衬得少年面容越发俊俏。

“嗯。”孙哲平褪去了平日执行任务时的戾气,神情罕见的温柔。

“5!4!3!2!1!0!”

远处传来歇斯底里的倒数声,焰火闪耀着窜上天空,在深黑的底色中迸溅出一大片绚烂的金红。人群喧闹不停,欢呼着,银绿,灿黄的烟花争先恐后,染得夜空炫光纷杂。

彩色光影投在张佳乐和孙哲平身上,张佳乐仰着头,眼底映出点点闪光的欣喜和希冀。

“真美啊!我们也能看到这样好看的景色呢。”左手不经意拂过腰间猎寻,卫衣袖子下白皙的左臂,几条伤疤痕迹触目惊心。

明明还是眉目青涩的少年,却已过早走上了这条深黑绝望的道路。

“再过几年,k市稳定后,也就不用过这种刀尖上舔血的生活了”孙哲平看着对方被烟光勾勒出好看轮廓的侧脸,轻声说。

“但有时候,还挺刺激的啊。”张佳乐笑笑,自言自语。

喷涌的焰火未停,在苍穹中华丽地泼洒出光彩。

“张佳乐。”

“干嘛?”

转头,正对上孙哲平一双笑意正浓的眼眸。他嘴角轻扬起一抹弧度。


“新年快乐。”


嘴唇相接,温热的触感带着繁花的香气氤氲于冷空中,在烟霞缤纷的夜色下,灿然绽放。




建筑高耸,灯火阑珊,车灯汇成明黄的洪流,井然有序地行驶。几年的治理,k市渐渐焕发出一个都市应有的活力。人潮涌动,笑着嚷着,看市中心大屏蓝光勾勒出钟的轮廓,指针缓缓跳动。

那栋荒废的大楼还在。老城一点点缩小,融入无尽的繁华,它却孤立着,伤疤般刺眼。

冷风卷过,扬起一阵浓郁的血腥气,在高空飘散。

张佳乐倚着楼梯间外侧水泥矮墙,黑色皮革外套随风鼓动。左手捂着腹部还在沁出血的伤口,右手紧攥猎寻。

面前是三具尸体,胸前被血染透的徽章依稀是敌方的纹样。血泊在夜色下,泛着幽幽红光。

孙哲平的手已冰冷,靠墙倒在他身旁。头部被子弹穿透,伤口深洞触目惊心。左半边脸满是已干涸的鲜血,褐黑凝滞,不再向下流淌。

张佳乐放下猎寻,颤抖地握住孙哲平的手,滚烫的泪沿脸颊滑落,晕淡手上殷红血污。生离死别,他经历得多了,原以为早已麻木,但这种撕心裂肺的痛感仍真切地,一下下,割裂着他的心房。

“我真傻,还以为金盆洗手了就不会被他们找到。”

“5!”

“你凭什么,要帮我挡子弹啊。”

“4!”

“明明……”

“3!”

“说过陪我看新年烟花的。”

“2!”

他拿出衣袋中一个小遥控器。

“1!”

毫不犹豫地按下。

“0!”

“轰!!!”

远处高楼震耳欲聋地炸响,人群惊慌逃窜,被迅速蔓延的火海淹没。烟火顿时黯然失色。蘑菇云猛地膨胀,火红的烈焰张牙舞爪,把天空染成血色。炽烫的火焰华丽残忍地翻滚,撕裂苍穹。

“孙哲平…好看吗?”张佳乐哽咽着,轻轻颤动声带。

“新年…快乐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