萧陌吟

清明祭

#伞修#

#oooooc#

#辣鸡古风#



四月的山间鸟鸣阵阵,远离京城的喧嚣,雨后略微湿润的空气散发出泥土和青草的清香。叶修叼着烟叶,负手,踏着一级级青石阶缓缓走上。玄色衣摆撩过草丛,被点点露水沾湿。背上米黄色的包裹随着身体幅度轻晃着。

石阶尽头,是山腰中的一片草地,初春的草芽泛着嫩青,远处山棱掩在薄雾中,隐约可见。他向着正中的一棵花树走去,每年这时,总是一树灿然的白花,碎银般随风摇落,纷纷扬扬。

叶修走近,轻拂去树下石碑上的花瓣,微暖的阳光从树枝间洒下,他拿出一捧米黄色花束,放在冢前,盘腿坐下,看着深灰冰冷的石碑,神色温柔了几分,竟还扬起一抹笑容。

“第三年了,你说嘉世今年还能夺魁吗?”

他摘下手上两枚古朴的指环,放在碑前。

“一叶之秋的名号打出去了,斗神知道吗,斗神!”

叶修高束起的长发在风中微飘,表情和语气都透着一小阵有些天真的骄傲。

“沐橙也长大了不少啊,几个小伙子似乎都对她有意思。放心,我会护好你的乖妹妹的,等看到合适的再跟你报告。”

他托着腮,垂下眼睫轻笑,过了会,又翻出包裹里一坛酒和两个酒杯。

“今年的分。”说着解下顶端红绸,拍开泥封,清亮的液体随着瓶身倾斜缓缓注入杯中。叶修拿起一杯,一饮而尽,入口辛辣中透着清冽和醇香。

“嘶…你的。”他手腕一甩,另一杯酒轻洒出去,缓缓渗入碑前泥土中。

叶修又在树下坐了许久,纯白的花瓣飘落几片在他头发上,他只是凝视着石碑,凝视着上面自己亲手刻下的,熟悉到心痛的三个字,在树冠的阴影下,抿紧嘴唇,久久没有说话。

他还是站起身,“走了。”朝后面挥挥手,玩世不恭的脸一如从前,踏着满地芳草,没有回头。




三年,足够一个曾经叱咤风云的身影淡出世人记忆了。

那把枣木弓虽不是他做过最完美的武器,却在山坡下,载着回忆,陪主人,长眠。

即使命运执意要擦去当年意气风发少年所有的痕迹,江湖上,仍然可见他的影子。

却邪,吞日,千机伞

有些角色还未登场,有些故事从不完结





2018.4.5

唯愿你在南山安好


评论

热度(9)